图标
图标

程砚秋

程砚秋
老唱片唱词考订
汾河湾
(闹窑)


【1931年长城唱片2面】

王少楼饰薛仁贵、程艳秋饰柳迎春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

 柳迎春:(白)待我打扫,打扫!
     [西皮摇板]自你投军十八春,
          妻子为你受苦情。
          今日等来明日也等!
 薛仁贵:(白)我回来了啊!
 柳迎春:(白)薛郎啊!
     [西皮摇板]等你回来[回龙]我好做做夫人。
 薛仁贵:(白)啊?
     [西皮摇板]我看柳氏脸带春,
          必定私通有情人。
          出得窑门来观定,
          窑外并无一个人。
          将马拴在柳林下,
          马鞍放在地埃尘。
          我这里四下观动静,
     [西皮散板]这只男鞋事有因。
 薛仁贵:(白)哎呀,且住!想我仁贵,离家一十八载,这只男鞋,它是哪里来的?呜呼,是了!想必柳氏私通旁人,我不免将她唤出,一剑将她斩首!柳氏!还不与我走了出来呀!
 柳迎春:(白)来了!
     [西皮摇板]已将后窑打扫净,
          儿夫唤我你为何情?

(二段)

 柳迎春:[西皮导板]听一言来吓掉魂,
     [叫  头]丁山,吾儿,儿啊!
     [西皮散板]冷水洗头怀抱冰。
          适才路过汾河境,
          见一顽童打弹能。
          弹打南来当空雁,
          枪挑鱼儿水浪分。
 柳迎春:(白)他就是你我的儿子!
 薛仁贵:(白)妻呀!
     [西皮散板]事到其间难瞒隐,
          咬定牙关说真情。
     (白)哎呀,妻呀!适才路过汾河湾前,见一顽童打雁,南山下来一只猛虎,恐怕伤了孩童,随身带着袖箭,实想一箭将猛虎打走,不想一时失手,将你我的儿子射死了!
 柳迎春:(白)哎呀!
     [西皮导板]听说姣儿丧了命,
     [叫  头]丁山,吾儿,哎呀儿啊!
     [西皮散板]好似钢刀刺在心。
          我儿与你何仇恨,
          你为何害他的命残生?
     (白)薛郎,你将吾儿射死,尸首今在何处?
 薛仁贵:(白)现在汾河岸上,你随我来呀!
 柳迎春:[西皮流水]听他言来泪满襟,
          不由阵阵痛在心。
          随定儿夫往前进。
          要找姣儿逝尸身。
          奔波哪顾崎岖径,
          心急哪管近黄昏。
          茫茫四顾无踪影,
          姣儿的尸首哪厢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