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程砚秋

程砚秋
老唱片唱词考订
武家坡

【1936年胜利唱片2面】

谭富英饰薛平贵、程砚秋饰王宝钏、周长华京胡、德少如京胡、王振纲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中的二六、流水,程先生在1957年最后一次录音的时候,都有修改,可参照对比。程先生这期的录音,应该算是颠峰时的作品,嗓子的立音足,音色极好,应为现在学习程派的演员及票友所注意)

(头段)

 薛平贵:[西皮原板]二次里过营把债讨,
          他言道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
 王宝钏:(白)住了!王宝钏该你的?
 王宝钏:(白)不该。
 王宝钏:(白)少你的?
 薛平贵:(白)也不少啊。
 王宝钏:(白)不该不少,提她作甚?
 薛平贵:(白)我来问你,自古道父债?
 王宝钏:(白)子还。
 薛平贵:(白)夫债呢?
 王宝钏:(白)妻……
 薛平贵:(白)妻怎么样?
 王宝钏:(白)不管!
 薛平贵:(白)你到推了个干净呀!我想少不得要应在大嫂的身上哦!
     [西皮原板]薛大哥无钱将妻卖,
          将大嫂卖与了当军的人。
 王宝钏:(白)住了!当军人又是哪个?
 薛平贵:(白)喏喏喏!就是在下。 王宝钏:有何为证?
 薛平贵:(白)有婚书为证! 王宝钏:可拿来我看。
 薛平贵:(白)且慢!你将我的婚书诓到手去,三把两把扯碎,为军的岂不落个财才两空!
 王宝钏:(白)依你之见?
 薛平贵:(白)依我之见,去到前村,请上三老四少,同拆同观。
 王宝钏:(白)此话当真?
 薛平贵:(白)当真!
 王宝钏:(白)果然?
 薛平贵:(白)哪个骗你不成!
 王宝钏:[西皮哭头]啊!狠心的强盗啊!
     [西皮二六]指着西凉高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一声。
          我为你不把相府进,
          我为你失却父女情。
          既是我夫把我卖,
          谁是那三媒六证的人?

(二段)

 薛平贵:[西皮流水]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宝钏:[西皮流水]提起了旁人我不晓,
          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把相府进,
          三人对面他说分明。
 薛平贵:[西皮流水]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牙关他就不认承。
 王宝钏:[西皮流水]我父在朝为官宦,
          府上金银堆如山,
          本利算来该多少?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薛平贵:[西皮流水]西凉国一百单八站,
          为军要人我就不要钱。
 王宝钏:[西皮流水]我进相府对父言,
          家人小子有万千。
          将你带到官衙内,
          打板子,上枷棍,
          丢南牢,坐监禁,
          管叫你思前容易你就退后难。
 薛平贵:[西皮流水]好一个贞节王宝钏,
          百般调戏也枉然。
          怀中取出银一锭,
          将银放在了地平川,
          这锭银,三两三,
          拿回去,把家安,
          买绫罗,做衣衫,
          做一对风流夫妻就过几年。
 王宝钏:[西皮流水]这锭银子我不要,
          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
          买绫罗,做衣衫,
          买白纸,糊白幡,
          落得个孝子的名儿在这天下传。
 薛平贵:[西皮流水]烈女不该出绣房,
          因何来在大路旁?
          为军起下不良意,
     [西皮摇板]一马双双到西凉。
     (白)走!上马!
 王宝钏:[西皮快板]一见军爷变了脸,
          吓得宝钏心胆寒。
     [西皮摇板]低下头来心暗转,
 薛平贵:(白)上马!
 王宝钏:(白)那旁有人来了!
 薛平贵:(白)在哪里?
 王宝钏:(白)在那里。
 薛平贵:(白)哦?在哪里?
 王宝钏:(白)咄!
 薛平贵:(白)哎呀!
 王宝钏:[西皮摇板]急忙来到那寒窑前。
 薛平贵:(白)哈哈哈!
     [西皮摇板]好个贞洁王宝钏,
          果然为我受熬煎。
          手拉丝缰步下赶,
          夫妻们相逢寒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