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乔玉泉

乔玉泉
老唱片唱词考订
汾河湾

【1942年胜利唱片2面】

马连良饰薛仁贵 、言慧珠饰柳迎春 、李慕良京胡 、黄天麟京胡 、乔玉泉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

 柳迎春:[西皮摇板]你去投军十八春,
          妻在寒窑受苦情。
          今日等来我明日也等!
 薛仁贵:(白)呃,我就回来了。
 柳迎春:(白)薛郎啊!
     [西皮摇板]等你回来好做夫人!
 薛仁贵:(白)啊?
     [西皮摇板]一见柳氏面带春,
          莫非暗地有情人?
          出得窑门观动静,
     (白)啊?
     [西皮摇板]四下并无一个人。
          将马拴在柳林地,
          二次进窑细留神。
          东张西望来观定,
     (白)啊?
     [西皮散板]这只男鞋必有因。
     (白)且住啊!想我离家一十八载,这只男鞋是哪里来的?哦呵呵,是了,方才见柳氏情意不正,定有私通,有了,我不免将她唤将出来,用剑将她杀死,就是这个主意。柳氏与我走了出来呀。

(二段)

 薛仁贵:[西皮导板]听罢言来吓掉了魂,
     [叫  头]丁山,我儿,儿啊!
 柳迎春:(白)哎,我是儿子他的娘啊!
 薛仁贵:[西皮散板]冷水浇头怀抱冰。
          适才打马汾河境,
          见一顽童显奇能。
 柳迎春:(白)那就是你我的儿子!
 薛仁贵:[西皮散板]弹打南来当头雁,
          枪挑鱼儿水浪分。
 柳迎春:(白)他少时就要回来了。
 薛仁贵:(白)他不回来了。
     [西皮散板]本当对她来言定,
          又恐惊坏这受苦的人。
 柳迎春:(白)薛郎啊,你说了半日为妻也不得明白。
 薛仁贵:(白)哎呀,妻啊,你有所不知,适才行在汾河湾,见一顽童在那里打雁,忽然来了一只猛虎,又恐伤坏娃娃,是我用袖箭误将他射死了。
 柳迎春:(白)哎呀!
     [西皮导板]听说娇儿丧了命,
     [叫  头]丁山,我儿,儿啊!
 薛仁贵:(白)诶,我是儿子他的爸爸呀。
 柳迎春:(白)喂呀。
     [西皮散板]冷水浇头我怀抱冰。
          我儿与你何仇恨,
          因何害他的命残生?
     (白)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