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乔玉泉

乔玉泉
老唱片唱词考订
武家坡

【1937年百代唱片12面】

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杨宝忠京胡、乔玉泉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唱片下载5 唱片下载6 唱片下载7 唱片下载8 唱片下载9 唱片下载10 唱片下载11 唱片下载12 

(头段)

 薛平贵:[西皮导板]一马离了西凉界,
     [西皮原板]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
          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
          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
          那王允在朝中身为太宰,
          哪把我贫穷人放在心怀。
          恨魏虎是内亲将我来害,
          苦苦的要害我所为何来。
          柳林下栓战马武家坡外,
     [西皮摇板]见了这众大嫂借问开怀。
     (白)大嫂请了!
 (内):(白)请了。军爷失迷路途?
 薛平贵:(白)乃是找名问姓的。
 (内):(白)哪一家呢?
 薛平贵:(白)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宝钏。
 (内):(白)回转寒窑去了。
 薛平贵:(白)烦劳大嫂转达一声,就说他丈夫带来万金家书,叫她前来接取。
 (内):(白)军爷稍待。王三姐!
 王宝钏:(白)做什么?
 (内):(白)你家丈夫带来万金家书,坡前接取。
 王宝钏:(白)有劳了!

(二段)

     [西皮导板]邻居大嫂一声唤,
     [西皮慢板]武家坡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用目看,

(三段)

          这军爷貌好似我的夫郎。
          假意儿在此剜苦菜,
          他那里问一声我回答一言。

(四段)

 薛平贵:[西皮原板]这大嫂传话太迟慢,
     [西皮流水]武家坡站得我不耐烦。
          站立坡前用目看,
          见一位大嫂把菜剜。
          前影儿看也看不见,
          后影儿好象妻宝钏。
          本当向前将妻唤,
          错认了民妻理不端。
     (白)大嫂请了!
 王宝钏:(白)还礼。军爷敢是失迷路途的?
 薛平贵:(白)亦非失迷路途,乃找名问姓的。
 王宝钏:(白)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白)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宝钏。
 王宝钏:(白)王宝钏?
 薛平贵:(白)正是。
 王宝钏:(白)军爷与她有亲?
 薛平贵:(白)无亲。
 王宝钏:(白)有故?
 薛平贵:(白)非故。
 王宝钏:(白)你问她做甚?
 薛平贵我与她丈夫同军吃粮,托我带来家书,故而动问。
 王宝钏:(白)军爷请稍站。
 薛平贵:(白)请。
 王宝钏:(白)哎呀,且住!想我夫妻,分别一十八载,今日才得书信回来,本当向前接取,怎奈衣衫褴褛。若不向前,书信又不能到手!这?这便怎么处?我自有道理!啊,军爷!
 薛平贵:(白)呃。
 王宝钏:(白)要见王宝钏,与你打个哑谜,你可晓得?
 薛平贵:(白)略知一二。
 王宝钏:(白)远?
 薛平贵:(白)远在天边,不能相见。
 王宝钏:(白)近?
 薛平贵:(白)哦!莫非就是薛大嫂?
 王宝钏:(白)不敢,平贵之寒妻。
 薛平贵:(白)哎呀呀!来!来!来!重见一礼。
 王宝钏:(白)方才见过礼了。
 薛平贵:(白)有道是:礼多人不怪呀!
 王宝钏:(白)好个礼多人不怪。军爷拿书信来。
 薛平贵:(白)请稍待!哎呀且住!想我离家一十八载,也不知她的贞洁如何?我不免调戏她一番,她若守节,上前相认。她若失节,将她杀死,去见代战公主!
     [西皮流水]洞宾曾把牡丹戏,
          庄子先生三戏妻。
          秋胡曾戏过罗氏女,
          平贵要戏自己的妻。
          弓叉袋内把书取!
 王宝钏:(白)书信呢?
 薛平贵:[西皮流水]我把大嫂的书信失。

(五段)

 王宝钏:(白)书信放在哪里?
 薛平贵:(白)弓叉袋内。
 王宝钏:(白)敢莫是不要紧的所在?
 薛平贵:(白)要紧的所在。
 王宝钏:(白)为何失落了?
 薛平贵:(白)想是中途打雁失落。
 王宝钏:(白)打雁做甚?
 薛平贵:(白)打雁充饥呀。
 王宝钏:(白)想是那雁儿,吃了你的心肝不成么?
 薛平贵:(白)大嫂,一封书信,能值几何?何得开口骂人呀?
 王宝钏:(白)有道是: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失落人家书信,岂不令人痛乎呀?
 薛平贵:(白)哎呀呀!真不愧大家之女,开口就是文呐!大嫂不必痛哭,书信上面的言语,我还记得几句。
 王宝钏:(白)哦,是了!想是我丈夫带来安家银子,被你尽心花费。书信拿不出来,可是么?
 薛平贵:(白)不是的!我那薛大哥,在那里修书,我在一旁打点行李,偷看几句,故而记得!
 王宝钏:(白)如此说来,你是有心失落的了!
 薛平贵:(白)呵,我若有心,也不失落你的书信呐!
 王宝钏:(白)站远些!
 薛平贵:(白)呵呵呵!
     [西皮导板]八月十五月正明,
 王宝钏:(白)住了,军营之中,连个灯亮都无有么?
 薛平贵:(白)全凭浩月当空。
     [西皮原板]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
 王宝钏:[西皮原板]我问他好来?
 薛平贵:[西皮原板]他倒好。
 王宝钏:[西皮原板]再问他安宁?
 薛平贵:[西皮原板]倒也安宁。
 王宝钏:[西皮原板]三餐茶饭,
 薛平贵:[西皮原板]有小军造。
 王宝钏:[西皮原板]衣衫破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自有人缝。
          薛大哥这几年运不通,
          他在那征西路上受了苦刑。

(六段)

 王宝钏:(白)
受了苦情?敢莫是挨了打了?
 薛平贵:(白)不错!正是挨了打了。
 王宝钏:(白)打了多少?
 薛平贵:(白)四十军棍。
 王宝钏:(白)喂呀,我那苦命的夫啊!
 薛平贵:(白)大嫂不必痛哭,这苦么?还在后头呢!
 王宝钏:(白)放老成些!
 薛平贵:(白)呵呵呵!
     [西皮原板]在营中失落了一骑马!
 王宝钏:(白)是官马,还是私马?
 薛平贵:(白)自然是官马。
 王宝钏:(白)既是官马,岂不要赔?
 薛平贵:(白)哪怕他不赔!
 王宝钏:(白)他哪有许多银钱赔马呢?
 薛平贵:(白)自然有啊!
     [西皮原板]因赔马借了我十两银。
 王宝钏:(白)军营之中吃几份钱粮?
 薛平贵:(白)一份。
 王宝钏:(白)我那丈夫呢?
 薛平贵:(白)也是一份。
 王宝钏:(白)你二人俱是一样,你哪有银钱借与他用?
 薛平贵:(白)我那薛大哥,乃是风流的男子,银钱尽心花费。为军的乃是贫寒出身,故而积攒得下,借与他用。
 王宝钏:(白)不对了!
 薛平贵:(白)怎么?
 王宝钏:(白)我那薛郎,他也是个贫寒出身,从来不晓得花费银钱的!
 薛平贵:(白)哎呀,薛大哥啊,我今日才知你也是贫寒出身呐!
 王宝钏:(白)到被他取笑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本利算来二十两,
不曾还我半毫分。
 王宝钏:(白)你就该问他要!
 薛平贵:(白)他无有也是枉然。
 王宝钏:(白)打骂也该问他要!
 薛平贵:(白)岂不伤了朋友的和气。
 王宝钏:(白)你腰中带的何物?
 薛平贵:(白)防身宝剑。
 王宝钏:(白)着啊!杀了他也该问他要!
 薛平贵:(白)杀人岂不要偿命呐!
 王宝钏:(白)难道说,你这银子就不要了么?
 薛平贵:(白)呃,有道是善财难舍呀!
 王宝钏:(白)放老成些!
 薛平贵:[西皮原板]二次里过营去讨要,
          他言道: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
 王宝钏:(白)住了!

(七段)

     王宝钏该你的?
 薛平贵:(白)不该。
 王宝钏:(白)欠你的?
 薛平贵:(白)也不欠。
 王宝钏:(白)提她做甚?
 薛平贵:(白)我且问你,这父债?
 王宝钏:(白)子还。
 薛平贵:(白)夫债呢?
 王宝钏:(白)妻……
 薛平贵:(白)妻怎么样?
 王宝钏:(白)妻不管!
 薛平贵:(白)哎呀!她到推了个干净!依我看来,这汗得要出在这病人的身上呀!
     [西皮原板]薛大哥无钱将妻卖,
          将大嫂卖与当军的人。
 王宝钏:(白)当军人是哪个?
 薛平贵:(白)喏喏喏!就是我。
 王宝钏:(白)有何为证?
 薛平贵:(白)有字据为证!
 王宝钏:(白)拿来我看。
 薛平贵:(白)呃!字据被你拿去,三把两把扯碎,为军的岂不落一个人财两空!
 王宝钏:(白)依你之见呢?
 薛平贵:(白)依我之见,去往前村,请出三老四少,同拆同观。
 王宝钏:(白)此事当真?
 薛平贵:(白)当真!
 王宝钏:(白)果然?
 薛平贵:(白)哪个哄你不成!
 王宝钏:[西皮哭头]啊!狠心的强盗啊!
     [西皮二六]指着西凉高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
          妻为你不把那相府进,
          妻为你丧了父女情。
          既是儿夫将奴卖,
          谁是那三媒六证的人?

(八段)

 薛平贵:[西皮流水]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宝钏:[西皮流水]提起了别人我不晓,
          那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道相府进,
          三人对面你就说分明。
 薛平贵:[西皮流水]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牙关就不认承。
 王宝钏:[西皮流水]我父在朝为官宦,
          府上金银堆如山,
          本利算来有多少?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薛平贵:[西皮流水]西凉川一百单八站,
          为军要人我不要钱。
 王宝钏:[西皮流水]我进相府对父言,
          命几个家人将你拴。
          将你送到那官衙内,
          打板子,上枷棍,
          丢南牢,坐监禁,
          管叫你思前容易你就退后的难。
 薛平贵:[西皮流水]大嫂说话理不端,
          卑人哪怕到当官。
          衙里衙外我打点,
          管叫大嫂你断与了咱。
 王宝钏:[西皮流水]军爷休要发狂言,
          欺奴犹如欺了天。
          西凉鞑子造了反,
          妻儿老小与奴一般。
 薛平贵:[西皮流水]腰中取出银一锭,
          用手放在地平川,
          这锭银,三两三,
          拿回去,把家安,
          买绫罗,和绸缎,
          做一对少年的夫妻咱们过几年。
 王宝钏:[西皮流水]这锭银子我不要,
          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
          买白布,缝白衫,
          买白纸,糊白幡,
          做一个孝子的名儿在那天下传。
 薛平贵:[西皮流水]是烈女不该门前站,
          因何来在大道边?
          为军的起下这不良意,
          一马双双往西凉川。
     (白)上马呀!
 王宝钏:(白)呀!
     [西皮快板]一见狂徒变了脸,
          有一巧计上心尖。
     [西皮摇板]一把黄土抓在手!
     (白)军爷,你看那旁有人来了。
 薛平贵:(白)在哪里?
 王宝钏:(白)在那里呢!咄!
     [西皮摇板]急忙奔到那寒窑前。
 薛平贵:(白)哈哈哈!
     [西皮摇板]好个贞洁王宝钏,
          果然为我受熬煎。
          不骑马来步下赶,
          夫妻相逢武家坡前。

(九段)

 王宝钏:[西皮摇板]前面走的王宝钏,
 薛平贵:[西皮摇板]后面跟随薛平男。
 王宝钏:[西皮摇板]进得窑来把门掩,
 薛平贵:[西皮摇板]将为丈夫关至在这窑外边。
 王宝钏:(白)咄!
     [西皮快板]先前说是当军男,
          如今又说夫回还。
          说的明来重相见,
          说不明来也枉然!
 薛平贵:[西皮导板]二月二日龙花现,
     [西皮原板]王三姐打扮彩楼前。
          那王孙公子千千万,
          彩球单打平贵男。
          夫妻同把相府转,
     [西皮流水]你的父一见怒冲冠。
          西海岸,妖人显,
          红鬃烈马把人餐。
          为丈夫降了红鬃战,
          你的父上殿把本参。
          西凉国,造了反,
          为丈夫到做了先行的官。
          校场以上把兵点,
          平贵寒窑别宝钏。
          王三姐舍不得薛平贵,
          薛平贵怎舍得王宝钏。
          马缰绳,剑砍断,
          妻回寒窑夫奔西凉川。
          三姐不信掐指算,
          连去带来十八年。

(十段)

 王宝钏:[西皮摇板]既是儿夫回家转,
          血书拿来仔细观。
 薛平贵:[西皮摇板]水流千遭归大海,
          原物交还旧主人。
 王宝钏:[西皮流水]一见血书心好惨,
          果然是儿夫转回还。
          开开窑门重相见,
     (白)唗!
     [西皮摇板]我儿夫哪有五绺髯?
 薛平贵:[西皮摇板]三姐不信菱花照,
          不如当年彩楼前。
 王宝钏:[西皮摇板]寒窑内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白)水盆里面。
 王宝钏:[西皮摇板]水盆里面照容颜。
     (白)老了!
     [西皮哭头]啊!容颜变!
     [西皮摇板]十八载老了我王宝钏。
     (白)既是儿夫回来,你要往后退一步。
 薛平贵:(白)哦,退一步。
 王宝钏:(白)再往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再退一步。
 王宝钏:(白)再要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哎呀,往后就无有路了啊!
 王宝钏:(白)后面有路,你……也不回来了啊!
     [西皮流水]出得窑来高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
          寒窑一旦交与你,
          不如碰死在窑门。
 薛平贵:(白)妻呀!
     [西皮摇板]三姐不必寻短见,
          为丈夫跪至在窑外边。
 王宝钏:[西皮摇板]走向前来用手搀,
          十八载做的是什么官?

(十一段)

 薛平贵:(白)我进得窑来,不问我“饥寒”二字,就问我做官,难道吃官穿官不成?
 王宝钏:(白)你进得窑来,也不问妻子“饥寒”二字。
 薛平贵:(白)也曾与你留下安家渡用。
 王宝钏:(白)什么渡用?
 薛平贵:(白)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王宝钏:(白)慢说是吃,就是数啊,也把它数完了。
 薛平贵:(白)就该去借。
 王宝钏:(白)哪里去借?
 薛平贵:(白)相府去借。
 王宝钏:(白)自从你走后,我不曾进得相府。
 薛平贵:(白)哦?你不曾进得相府?
 王宝钏:(白)是的。
 薛平贵:(白)好有志气!告辞。
 王宝钏:(白)哪里去?
 薛平贵:(白)去至相府算粮。
 王宝钏:(白)我爹爹他病了。
 薛平贵:(白)他得的什么病?
 王宝钏:(白)他是见不得你的病。
 薛平贵:(白)哦?他见不得我?有日我身登大宝,他与我牵马坠蹬,呵呵!我还嫌他老呢!
 王宝钏:(白)啊,薛郎,你要醒来说话。
 薛平贵:(白)不曾睡着。
 王宝钏:(白)句句梦话。
 薛平贵:(白)自古龙行有宝。
 王宝钏:(白)有宝献宝。
 薛平贵:(白)无宝呢?
 王宝钏:(白)看你的现世宝!
 薛平贵:(白)三姐看宝。
     [西皮流水]腰中取出番邦宝,
          三姐拿去仔细瞧。
 王宝钏:(白)呀!
     [西皮流水]用手接过番邦宝,
          果然是金光照满窑。
          走向前,忙跪倒,
          君王跟前讨封号!
 薛平贵:(白)下跪何人?
 王宝钏:(白)王宝钏。
 薛平贵:(白)跪在我的面前做甚?
 王宝钏:(白)前来讨封。
 薛平贵:(白)哎呀,我封不得你。
 王宝钏:(白)为何?
 薛平贵:(白)你方才在武家坡前骂的我好苦,我不封!
 王宝钏:(白)方才在武家坡前,我啊,不知道是你呀。
 薛平贵:(白)哦?你不知道是我?你若知呢?
 王宝钏:(白)若知?嗯!我还多骂上你几句!
 薛平贵:(白)哎呀呀呀,如此说来,我越发的不封。
 王宝钏:(白)当真不封?
 薛平贵:(白)当真不封。
 王宝钏:(白)果然不封?
 薛平贵:(白)果然不封。
 王宝钏:(白)不封就罢!
 薛平贵:(白)哎呀,慢来慢来,哪有不封之理?三姐听封。

(十二段)

     [西皮流水]三姐不必把脸变,
          有个缘故在其间。
          西凉有个代……
 王宝钏:(白)带什么来了?
 薛平贵:(白)唉!
     [西皮流水]西凉国有个女代战,
          她的为人甚是贤。
 王宝钏:[西皮流水]西凉国女代战,
          她的恩情比我贤。
          有一日登龙位,
          她为正来就我为偏。
 薛平贵:[西皮流水]讲什么正来论什么偏,
          你我结发比她先。
          有朝一日登龙殿,
          封你朝阳掌正权。
 王宝钏:[西皮摇板]叩头忙谢龙恩典,
          十八载守成龙一盘。
 薛平贵:[西皮摇板]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摇板]受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西皮摇板]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西皮摇板]只怕相逢在梦间。
 薛平贵:(白)夫妻相会,不是做梦。
 王宝钏:(白)不是做梦。
 薛平贵:(白)不是做梦。
 王宝钏:(白)薛郎!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白)随我来呀!
 薛平贵:(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