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贯大元

贯大元
老唱片唱词考订
苏武牧羊

【1936年百代唱片6面】

王幼卿饰胡阿云 、贯大元饰苏武 、王少卿京胡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唱片下载5 唱片下载6 

(头段)

 苏 武:(白)番女听者!休同你们狼主,种下这样美人之计,前来哄我!我苏武岂是美色哄得动的呀?我是个血性的男子,就是不作你们外国的奴隶!
 胡阿云:(白)呀!
     [西皮散板]见此情不由人心中纳闷。
     (白)有啦!
     [西皮散板]且说些从容语看他怎生!
     (白)哎哟,慢着!我原是在殿上,狼主就说,把我赐配苏武,我呢,因知道他,是个英雄,才肯来嫁他。怎么?他又说我同我们狼主,定下美人计来哄他,哎呀,他这句话,倒把我给说糊涂啦!我可不能不说话喽!相公!我本打算要给你请个安,见个礼。我想我给你请安,你不是也得还个安,是不是呐?我又想你是个南方人,没请过安,两条腿挺直的,可哪儿还得了安呐!相公!我们这给你们拜拜了!
 苏 武:(白)不肖呀!
 胡阿云:(白)呵!好横啊!连个礼儿也不还!你也应该让我坐下呀!
 苏 武:(白)那旁有坐,你自己不会坐下么?
 胡阿云:(白)呵!可够多干呐!咳!我这不是找硬钉子碰吗?没法子呀!坐下,咱们就坐下!

(二段)

 胡阿云:(白)我说相公,论理说呢,我是新来乍道的,可不应该先开口说话!无奈一件事情,刚才你说的那套话呀,我是实在的不明白,我得请教请教!
 苏 武:(白)有什么不明白的?无非是装糊涂呀!
 胡阿云:(白)请问你,刚才你说我同我们狼主,定下美人计,来哄你?我呐,是不能不分辩分辩。你既是个不爱美色,有志气的男子,那么我们还拿美人计来哄你什么劲啊?
 苏 武:(白)不过哄我归降而已!
 胡阿云:(白)哦,哄你归降?哎,这一件事情,或者我们狼主,他有这个心。哎,可是怎么着?他有这个心,没有这个心,我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啊!那么你一定要说我同他们通同作弊来哄你呀,那可真是屈了我的心啦!我瞧可惜你这个人呐!真有点儿想不开么!
 苏 武:(白)啊?我怎么想不开?怎么想不开呢?
 胡阿云:(白)哟、哟!你瞧你!又不是个大姑娘,说话头都不敢抬,你害什么臊啊?咳!不是我说你,到底是南方人,没有我们北方人大方么!
 苏 武:(白)你这话真真的岂有此理!
     [西皮二六]我本是顶天的奇男子,
          有什么低头怕见人?
          身困匈奴数十年整,
          终朝每日就身伴着羊群。
          你这番激人的言语难动心,
          就有些怕见你尊范却是真。

(三段)

 胡阿云:(白)你说这个话倒不是不大方啊,你是有点儿怕瞧我呀!哎,这么办!咱们俩人商量商量,只当你上一回当,搂搂我不成啊?
 苏 武:(白)谁来看你!
 胡阿云:(白)人生天地之间,须要知权达变,才是英雄!当初大舜圣人,也曾不告而娶。你想从古至今,这个自由结婚,可也不是打咱们俩人兴的;再者你出使我国,被困海上,十有余年,家中的妻子,是存亡未卜,哎!可不是我咒你呀,倘若是死了,你又是鳏寡孤独!岂不绝了你苏氏的宗祠么?难道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两句话,相公!你都不懂吗?
 苏 武:(白)我怎么不懂啊?就是不能降番狗!
 胡阿云:(白)嚯!骂我们番狗,你瞧你够多损就结啦!我就知道,奉狼主之命,堂堂正正来嫁你的,日后若能生下一男半女,你苏家第一样儿先绝不了后啦,第二样儿久后你要是回国的时候,我还说得上来不跟你走吗?即便你不回国,到底儿我也算是你一个老伴不是么?我说的这个话,对不对?你慢慢儿地想想!再来回我的话!
 苏 武:(白)这个?
 胡阿云:(白)刚才狼主见我之时,就要纳为贵妃,我都没有依从他!才把我赐配与你,我呐,因知道你是个惊天动地的英雄,才肯来嫁你的。我说了这么半天的话,相公!你还要是不明白呀!哎哟!可真透着我,爱嫁老头子啦!
 苏 武:(白)哎呀!
     [西皮散板]气恼中看她的如何模样,
          若或是窈窕女行走何妨?

(四段)

 苏 武:(白)哎呀!且住!气恼之中,看看她的相貌如何!啊,小姐!卑人这厢有礼了!
 胡阿云:(白)不肖!
 苏 武:(白)哎呀!你又不是小家之女,无故的害起羞来了!到底是北方人呐,没有我们南方人大方啊!
 胡阿云:(白)哈哈!他这么一会儿,还了我一个梆子!我说呀!告诉你,我倒不是不大方,就是有点儿怕人家瞧!
 苏 武:(白)怕人看是生得丑啊!
 胡阿云:(白)对呀!你想想那蒙古的鞑子妞儿,可哪有长的好看的呐?
 苏 武:(白)这就难怪了!
 胡阿云:(白)啊!啧啧,瞧呀啊!这么大的岁数,胡子都快白了,刚听说媳妇长得不好看,立刻把脸往下这么一沉,呵呵,这就难怪了!咳,南方人呐!真是一点儿亏也不吃呀!我说,咳!过来给你瞧!
 苏 武:(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皮散板]见此情不由人心中欢畅,
          真比那王国母西子还强!
          老苏武此时候神魂飘荡!
     (白)啊!小姐!
 胡阿云:(白)咳!初次见面别这么动手动脚的!叫人家瞧着有点儿观之不雅!
 苏 武:(白)哈哈!
     [西皮散板]我与你不散地久天长!

(五段)

 胡阿云:[西皮导板]嫁忠良得遂我一生志向,
     [西皮慢板]弃荣华来受这贫苦风光。
          每日里良妻样妇随夫唱。

(六段)

          一年间容易过产下儿郎。
     (白)我胡阿云,乃是北番,匈奴国人氏。自从嫁了苏武,不觉已有二载,生下一子,取名“通国”。今儿个早晨,相公出去牧羊去啦,孩子也睡着了,我才抓了这么个工夫儿到海岸儿上,洗洗衣裳,心里头惦记孩子,赶紧就快回来啦,也不知道,这孩子,这会儿是醒啦,还睡着呐。待我来瞧瞧他。正是:贤良是本性,儿女也关情。(孩子哭介)哟!这孩子敢情醒啦,我说好孩子,别哭,我就来哄你!
     [西皮摇板]养儿女我实指终身有望,
          但愿得长成人孝顺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