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林树森

林树森
老唱片唱词考订
平贵别窑

【1930年胜利唱片4面】

林树森饰薛平贵 、王芸芳饰王宝钏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头段)

 薛平贵:[定 场 诗]头戴金盔双翅飘,
          身披铠甲锦战袍。
          红沙涧内降烈马,
          好似腾云上九霄。
     (白)俺,薛平贵,长安人也。是俺前去投军,降了红鬃烈马,唐王见喜,封我后军督府。只因西凉下国,打来战表,苏龙魏虎为帅,俺改为马前先行。只得回窑,辞别三姐,天呐!天!困煞俺英雄也!
     [西皮导板]心中只把王允恨,
     [西皮原板]苦苦的害我所为何情。
          紧急加鞭往前进,
     [西皮摇板]叫声三姐开窑门!
    (白)开门来!
 王宝钏:来了!
     [西皮流水]平贵投军未回转,
不知可能得意还。
开开窑门仔细看,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来呀!
     [西皮散板]这样的荣耀为哪般?

(二段)

 王宝钏:(白)啊,薛郎!看你这样打扮,想必是作了官了吧?
 薛平贵:着哇!作了官了。为丈夫降了红鬃烈马,唐王见喜,封我后军督府!
 王宝钏:哎呀!果然是作了官了!待我谢天谢地!
 薛平贵:慢谢天地,其中有变!
 王宝钏:此话从何而起?
 薛平贵:三姐!西凉下国,打来战表,可恨你父参奏一本,我后军督府改为马前先行,即日就要出兵,特地回窑辞别三姐!
 王宝钏:怎么讲?
 薛平贵:辞别于你!
 王宝钏:哎呀!
 薛平贵:三姐醒来!
 王宝钏:[西皮导板]听一言吓得我心惊怕,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薛郎!
 薛平贵:三姐!
 王宝钏:吾夫!
 薛平贵:吾妻!
 (合):喂呀!
 王宝钏:[西皮原板]不由我一阵阵珠泪如麻。
          父好比秦赵高指鹿为马,
          又好比汉萧何私造律法。
 薛平贵:[西皮原板]说什么秦赵高指鹿为马,
          讲什么汉萧何私造律法。
          你的父与平贵冤仇结下,
          害得我夫妻们各奔天涯。

(三段)

 王宝钏:[西皮原板]手指着相府高声骂,
     [西皮二六]苦苦的害我理义差。
     [哭  头]眼看着好鸳鸯如同浪打,
          狠心的爹爹呀!
     [西皮摇板]害得我夫妻们两下分拆。
 薛平贵:(白)三姐!
     [西皮快板]三姐不必泪双流,
          丈夫言来听从头:
          十担干柴米八斗,
          你在寒窑度春秋。
          守的住来将我守,
     [哭  头]王三姐呀!
     [西皮摇板]守不住来就把我丢!
 王宝钏:[西皮流水]平郎夫说话没来由,
          反叫为妻心内愁。
          十担干柴米八斗,
          奴在寒窑就度春秋。
          守不住来也要守,
          纵死寒窑我也不出头!
 薛平贵:(白)好哇!
     [西皮散板]三姐说话志量有,
          上得古书美名留!

(四段)

 王宝钏:[西皮原板]夫妻们双双出窑门,
 薛平贵:[西皮原板]叫人难舍又难分。
 王宝钏:[西皮原板]但愿你此一去旗开得胜,
 薛平贵:[西皮原板]自有那探马儿来报信音。
 王宝钏:[西皮原板]西凉路上你多加保重,
 薛平贵:[西皮原板]你在那寒窑内各自要留心。
 王宝钏:[西皮原板]送平郎送至在三叉路口,
 薛平贵:(白)唉!
     [西皮快板]怎不叫人泪双淋。
 王宝钏:[西皮快板]从空降下无情剑,
 薛平贵:[西皮快板]斩断人间的恩爱情。
 王宝钏:[西皮快板]三姐难舍薛平贵,
 薛平贵:[西皮快板]平贵难舍受苦的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流泪眼观流泪眼,
 薛平贵:[西皮快板]断肠人送断肠人!
 王宝钏:[哭  头]夫妻们
 薛平贵:[哭  头]只哭得泪难忍,
 王宝钏:[哭  头]喂呀!奴的夫啊!
 薛平贵:[哭  头]啊!
     [西皮散板]忽听号炮响三声,
          不辞三姐上能行。
 王宝钏:(白)哎呀!
     [西皮散板]拉住了儿夫不放开,
          你要走来将奴带,
 薛平贵:[西皮散板]苦苦拉我为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