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暂无照片
老唱片唱词考订
戏迷传

【1938年丽歌唱片2面】

吉评三单口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

  北京有一个人,中了戏迷了,十五六岁,走到马路上也唱,走到胡同里也拉胡琴。人家在头了走啊,他在后头哼哼二黄原板“等不等不等不等不等,你等不等”。人家说我等谁啊我“等不等”?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你冷不冷?人家说我不冷,我还出汗呢。他是戏迷。他爸爸让他上书房念书,头一天拜圣人,教书的先生给他上了四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楚魏,蒋沈韩杨。说你念吧。戏迷说:“四句?归了西皮了。我按八句吧。黄腔原板。”先生不明白,说:“你怎么了?”“唉!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你冷不冷”?先生说:“我不冷。”“唉!‘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楚魏,蒋沈韩杨’。先生呐!”崩登仓!把桌子踢翻了。先生说:“我不要你了,走吧。”戏迷家去了。他爸爸给他找事,让他卖包子,到了包子铺啊,卖包子,北京的包子啊,是吆喝嘴唇,[吆喝],戏迷不那么吆喝,戏迷不那么吆喝,“唉!”掌柜的说你别吹了,吹凉了就不好卖了,啊,你吆喝啊。“哎,是了!八大台”哎哟!还带着家伙来的呢。嚯,他俩手一扶这桌子,这包子都磕到苇帘子上了,用手一指,跟包子瞪眼,“哎![二黄散板]这发面包好馅子菠菜羊肉,吆喝了半天没卖一个。空匡!”啪!俩手一拍,他把包子满都拍扁了。掌柜的说“我不要你了。这包子全爬下了,都成了蒸饼了。你走吧。”戏迷说:“哦,我走了,你我有缘再会。”掌柜的说:“别会了,再会这包子全倒了霉了。”您请听后段。

(二段)

  人家不要他了,他家去了。他爸爸把他打了一顿,又圈了些日子,他到了十七、八了,叫他帮人卖馄饨。人家掌柜的挑着馄饨挑子,他后头跟着,绕大街小巷。卖了俩多月,掌柜的有点儿不好过了,叫他挑着卖,不卖不行,怕陷子坏了,他好,挑着馄饨挑子,大街小巷,他净唱,不是黑风帕呀,就是锁五龙,不是丁甲山啊,就是闹江州。他净唱啊,他不爱吆喝馄饨,北京这馄饨是吆喝,[吆喝]。他净唱,大街小巷绕了一天,撂下挑子,包了几个馄饨锅开了,拿起两把勺来,镪镪,崩登镪,把两把勺扔挺老远,众人说他是疯子,“你吆喝呀。”戏迷说:“是了,亢起亢起台亢。”哟!还带着家伙呐?“[西皮摇板]馄饨开锅煮上就捞,[流水]自己和面自己包。旺火开锅汤真好,大家过来瞧一瞧。一百钱一碗真不少,香菜紫菜醋白饶。吆喝了半天我就一碗没卖了,[散板]白饶了一天我丢了两把勺!”卖馄饨的把勺丢了。麻烦了,挑回去了,掌柜的不要他了,他家去了,他爸爸把他送到他舅舅家。他舅舅家开烧饼铺,吊炉烧饼,山东叫油炸鬼,咱们天津叫果子。嚯,让他看着油锅,卖油炸鬼。大师傅不知道他是戏迷,说你吆喝“油又清来面又好,炸的真老,三个钱买一个你尝尝好不好?”戏迷一听“是了。大台。”哟!大师傅说:“你要开台啊?”“唉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不冷你冷不冷”?大师傅说:“我不冷。”“唉!等不等不等不等不等,你等不等。”大师傅说:“我等谁啊?你吆喝!”“唉![二黄原板]油又清来面又好炸的真老,三个钱买一个你尝尝好不好?”崩登亢,啪!把油锅给踢翻了。诸列位见笑,这是前后戏迷传奉献满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