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暂无照片
老唱片唱词考订
醒世金铎

【1929年蓓开唱片2面】

老倭瓜演唱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

中华一统大民国,
实行三民主义南北可全都共和。
依旧还原民主把江山坐,
温良恭俭可让贤德。
变法更章实行要除旧恶,
修文讲武立志强国。
青天白日旗同胞全都庆贺,
商民齐唱太平歌。
我可喜只喜总统有福万民同安乐,
怒只怒最奸诈不过他日本国。
哀只哀前清的皇族软又弱,
乐只乐财过了北斗叫自在佛。
悲只悲革命的阴魂义胆侠肝热,
恐只恐阳奉阴违心口难合。
惊只惊蒙藏协约暗连了英俄,
喜怒哀乐悲恐惊把那七情六欲满全搁,这没有事儿把大鼓书说,鞠躬这又把帽脱。

(二段)

国事纷纷全搁过,
孔夫子他说的倒好,不在其位不必的饶舌。
今日闲暇大家消遣着乐,
你听我劝劝嫖赌与吃喝。
好吃的之人可出在了真阔,
呵!家常的便饭他顿顿成桌。
成天间饭局没事他请了些个客,
在“惠丰堂”“天和玉”院馆楼阁。
他爱吃“致美斋”的烩煱尖有把油过,
嘿!“泰丰楼”的攒丸子给的真多。
“元兴堂”的酱炒鸡他就爱吃那点儿家常做,
爱吃烧鸭子“全聚德”。
说“又一村”叫条子小妓女又把班儿过,
上了一趟“六国饭店”坐的本是四轮车去找洋哥哥。
好喝的之人自称把神仙做,
啊?他敢比醉写番书的李太白。
谣言惑众属着他的头一个,
嘿!他楞说济颠僧是他师哥。
闲暇无事在酒摊儿上去作客,
唉!一天到晚就苦好喝。
沾酒就得可专爱惹祸,
三铜子喝的他打坐坡。
一溜歪斜把脸搓破,
晃晃悠悠摔了个大仰磕。
见了车见了马他也不躲,
巡警过去一拦他给人家就把头磕,实在就透着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