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谭富英

谭富英
老唱片唱词考订
捉放曹

【1929年蓓开唱片6面】

谭小培饰吕伯奢、谭富英饰陈宫、金少山饰曹操、赵济羹京胡、王振纲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唱片下载5 唱片下载6 

(头段)

 吕伯奢:(白)待我庄前庄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昨夜晚一梦大不祥,
          梦见了猛虎赶群羊。
          羊入虎口无处往,
          一家大小被虎伤。
          将身儿来至在庄头上,
          吉凶二字实难防。
 曹 操:(白)马来。
     [西皮散板]八月秋风桂花香,
 陈 宫:[西皮散板]行人路上马踢忙。
 曹 操:[西皮散板]勒住丝缰用目望,
 吕伯奢:(白)恩哼!
 陈 宫:[西皮散板]见一老丈坐道旁。
 吕伯奢:(白)那旁来的敢是曹操?
 曹 操:(白)哎!我乃行路之人,老丈不要见差了。
 吕伯奢:(白)贤侄不要惊慌,老汉吕伯奢,与你父有八拜之交,怎么贤侄就忘怀了吗?
 曹 操:(白)呜呼!原来是吕伯父至此,侄男不知,多有得罪。待我下马参拜。
 陈 宫:(白)明公赶路要紧。
 曹 操:(白)是呀,本当进庄拜见伯母,怎奈侄男有要事在身,不敢久停,就在此处告辞。
 吕伯奢:(白)贵客焉有临门不入的道理?待老汉与二公牵马。
 曹 操:(白)这就不敢!

(二段)

 吕伯奢:(白)请呐!
     [西皮流水]怪不得昨晚灯花放,
          今日喜鹊叫门墙。
          我当大祸从天降,
          贵客临门到我庄。
     (白)二公请。
 曹 操:(白)请!
 吕伯奢:(白)啊,贤侄,此位是谁?
 曹 操:(白)此乃中牟县正堂,姓陈名公字公台。伯父向前见过。
 吕伯奢:(白)呜呼呀!原来父母太爷到了。恕小老儿不知,多有慢怠!
 陈 宫:(白)岂敢!冒到宝庄老丈海涵!
 吕伯奢:(白)岂敢!二公请坐。
 曹 操:(白)有坐。
 吕伯奢:(白)啊,贤侄,为何这等模样?
 曹 操:(白)哎!伯父!
     [西皮原板]恨董卓专权乱朝纲,
          欺君王藐法亚似个虎狼。
          行刺未成命险丧,
     [西皮流水]连夜逃出了是非墙。                    中牟县入罗网,
          绳捆索绑到公堂。
          多亏了公台将我放,
     [西皮散板]侄男险作了瓦上霜。
 吕伯奢:(白)哦!
     [西皮散板]老汉撩衣跪草堂,
     [西皮流水]多蒙太爷施恩广。
          孟德不是你释放,
          险些作了瓦上霜。
 陈 宫:(白)老丈!
     [西皮流水]多蒙老丈美言讲,
          诛戮同胞非栋梁。
          七品郎官成何样,
          同奔原为汉家邦。
 吕伯奢:(白)这就是了,怪不得你父昨日逃回原郡去了。
 曹 操:(白)不好了!
     [西皮散板]听一言来两泪汪,
          连累爹爹逃故乡。

(三段)

 吕伯奢:(白)贤侄不必悲泪,父子们日后还有相会之期。
 曹 操:(白)但愿如此。
 吕伯奢:(白)二公请稍待,待老汉去至后面分派分派。
 曹、陈:(白)我们前村用过,老丈不要费心!
 吕伯奢:(白)贵客焉有临门慢怠之理,二公请坐。
 曹、陈:(白)有坐。
 吕伯奢:(白)正是:在家从不迎宾客,出外方知少主人。
 陈 宫:(白)明公,方才老丈提起令尊大人,忽然落泪,真乃忠孝双全。
 曹 操:(白)父子之情,焉有不痛之理?
 陈 宫:(白)明公吓!
     [西皮流水]休流泪来勉悲伤,
          忠孝二字挂肚旁。
          同心协力把业创,
          凌烟阁上把名扬。
 吕伯奢:[西皮摇板]人得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曹 操:(白)伯父手提葫芦,往哪里去?
 吕伯奢:(白)家中菜蔬俱有,只是缺少美酒,待老汉去至前村沽瓶美酒回来,还要把敬三杯。
 曹、陈:(白)家常随便,不要费心!
 吕伯奢:(白)焉有慢怠之理。二公请坐。
 曹 操:(白)请呐!
 吕伯奢:[西皮摇板]二公且坐草堂上,
          沽瓶美酒待忠良。
 陈 宫:[西皮摇板]老汉亲自沽佳酿,
          他人美意似孟尝。
 曹 操:[西皮散板]家父与他常来往,
          当年结拜一炉香。
          孟德抬头四下望,
          又听刀声响叮当。
     (白)公台。
 陈 宫:(白)明公。
 曹 操:(白)你可曾听见?
 陈 宫:(白)听见什么?
 曹 操:(白)后面刀声响亮,敢莫是要下手你我不成?
 陈 宫:(白)言语恍惚,叫人难解。
 曹 操:(白)二堂观看动静如何?
 陈 宫:(白)这到使得。
 曹 操:(白)请呐!
     [西皮散板]孟德撩衣草堂上,
     (白)哎呀!
 陈 宫:[西皮散板]言语恍惚实难防。
 曹 操:(白)公台。你又可曾听见?
 陈 宫:(白)又听见什么?
 曹 操:(白)后面言道:“捆而杀之,绑而杀之。”你看四下无人,不是下手你我,还有哪个?
 陈 宫:(白)那老丈去往前村,沽酒回来,还要把敬三杯,你不要见差了。
 曹 操:(白)我到明白了。
 陈 宫:(白)明白何来?
 曹 操:(白)想是那老狗以沽酒为名,去到前村,约来乡约地保,捉拿你我,他求千金之赏,你道是与不是?
 陈 宫:(白)我看那老丈慈厚为人,岂是贪赏之辈。
 曹 操:(白)如今的人儿看不得面带厚道,待我动起手来。

(四段)

 陈 宫:(白)明公吓!等那老丈回来,若有此事,你再动手也还不迟。
 曹 操:(白)公台!等那老狗回来,帮他的人多,你我的人少,难道叫我束手被擒不成?
 陈 宫:(白)依你之见呢?
 曹 操:(白)乃是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
 陈 宫:(白)你可不要莽撞呀!
 曹 操:[西皮散板]恼恨老狗太不良,
 陈 宫:[西皮散板]他人未必有此心肠。
 曹 操:[西皮散板]分明要求那千金的赏,
 陈 宫:[西皮散板]求赏焉有此风光?
 曹 操:[西皮散板]宝剑出鞘朝后闯,
 陈 宫:[西皮散板]他一家大小要遭祸殃。
 曹 操:[西皮散板]自作自受自承当,
          小鬼怎挡五阎王。
          宝剑一举全家丧,
 陈 宫:[西皮散板]吓得我三魂七魄亡。
 曹 操:[西皮散板]手执宝剑橱下闯,
 陈 宫:[西皮散板]陈公上前扯衣裳。
     (白)明公,手执宝剑哪道而去?
 曹 操:(白)我取把火来,烧了他的庄院。
 陈 宫:(白)杀人放火,断断使不得。
 曹 操:(白)曹操做事要,要干干净净。闪开了!
     [西皮散板]取一把火来烧他的庄,
 陈 宫:[西皮散板]你杀人还要火焚房。
 曹 操:[西皮散板]手执宝剑橱下闯,
 陈 宫:[西皮散板]又见一猪在厨房。
     (白)明公,你将他一家杀错了。
 曹 操:(白)怎见得杀错了?
 陈 宫:(白)那老丈吩咐家下人等,杀猪宰羊,款待你我,岂不杀错了?
 曹 操:(白)我却不信。
 陈 宫:(白)你去看来。
 曹 操:(白)嘿嘿!
 陈 宫:(白)嘿嘿!
 曹 操:[西皮散板]孟德做事太莽撞,
          错把一家好人伤。

(五段)

 曹 操:[西皮散板]孟德做事太莽撞,
          错把一家好人伤。
 陈 宫:(白)明公。你将他一家杀错,等那老丈沽酒回来,你我拿何言答对?
 曹 操:(白)这个?公台,到不如你我寻找马匹,我们逃走了吧!
 陈 宫:(白)事到如今也只好是一走。
 曹 操:(白)走啊!
 陈 宫:(白)走走走!
 曹 操:[西皮导板]出得庄来把马上,
 陈 宫:[西皮快板]背转身来自参详。
          指望他是定国的安邦将,
          却原来贼是个人面兽心肠。
 吕伯奢:(白)嗯哼!
     [西皮摇板]老汉亲自沽佳酿,
          眼跳心惊为拿桩。
          将身来在庄口上,
 曹 操:(白)嘿嘿!遇见了!
 吕伯奢:[西皮摇板]这般时候奔何方?
     (白)啊!贤侄这般时候,往哪道而去?
 曹 操:(白)侄男避祸是小,连累伯父是大。
 吕伯奢:(白)老汉也曾吩咐家下人等,杀猪宰羊。
 曹 操:(白)不能久停!
 吕伯奢:(白)款待二公,怎么就要转去,老汉就要强留了。
 曹 操:(白)这个!
 陈 宫:(白)是呀,不必强留,回到家去自然明白。你我后会有期。多谢了!
 曹 操:(白)告辞了。
     [西皮导板]辞别伯父把马跨,
 陈 宫:[西皮撞金钟摇板]陈宫心中似刀扎,多蒙老丈美意大,
 吕伯奢:(白)款待不周!
 陈 宫:[西皮撞金钟摇板]好朋友反成恶冤家,
 吕伯奢:(白)这是哪里说起?
 陈 宫:[西皮撞金钟摇板]急忙忙难说知心话,
             你休怨我陈宫你怨他。

(六段)

 吕伯奢:(白)啊?
     [西皮摇板]孟德上马语发诈,
          陈宫为何泪如麻。
          莫不是家下人说了闲话,
          言语不周得罪了他。
          教人难解真和假,
     (白)哦!
     [西皮摇板]回到家去问根芽。
 曹 操:[西皮摇板]勒住丝缰停住马,
 陈 宫:(白)他人不走又有差。
     (白)明公为何停马不走?
 曹 操:(白)我忘了嘱咐老丈几句言语。
 陈 宫:(白)什么言语,你就放他一条老命去罢!
 曹 操:(白)哎!你少管俺的闲事。
 陈 宫:(白)哎!天地良心呐!
 曹 操:(白)什么天地良心。伯父请转!
 吕伯奢:(白)喔!回来了!
     [西皮摇板]适才未说知心话,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呃,贤侄可有回转之意?
 曹 操:(白)不错,回转之意到有,伯父,你看你身后何人?
 吕伯奢:(白)在哪里?
 曹 操:(白)看剑!
 陈 宫:(白)哎呀!
     [西皮散板]陈公一见咽喉哑,
          白发老丈染黄沙。
          你一家大小宝剑下,
          老丈呀!
 曹 操:(笑)哈哈哈……
 陈 宫:(白)呸!
     [西皮散板]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明公!你既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又将老丈剑劈道旁,是何理也?
 曹 操:(白)曹操做事要干干净净。
 陈 宫:(白)似你这样疑心杀人,岂不被天下人笑骂于你?
 曹 操:(白)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