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赵济羹

赵济羹
老唱片唱词考订
搜孤救孤

【1929年蓓开唱片4面】

谭小培饰公孙杵臼、谭富英饰程婴、金少山饰屠岸贾、赵济羹京胡、王振纲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头段)

 屠 岸 贾:(念)斩草不除根,
         萌芽依旧生。
      (白)老夫屠岸贾。也曾搜寻孤儿,不曾搜出。我有赏格在外,十日之内,若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十日之内,若无人献出孤儿,老夫要将晋国之中的孩童,与孤儿同庚者,我要斩尽杀绝。看看十日已满,来!
  (杂):(白)哦!
 屠 岸 贾:(白)伺候了。
  (杂):(白)哦!
 程  婴:(白)走啊!来此已是,待我击鼓。
 屠 岸 贾:(白)抓进来!
 程  婴:(白)叩见大人。
 屠 岸 贾:(白)嘟!你为何击动老夫的堂鼓?
 程  婴:(白)小人有机密大事回禀,望求大人退去左右。
 屠 岸 贾:(白)我这两旁,俱是老夫心腹之人,你但讲无妨。
 程  婴:(白)大人前番搜孤,可曾搜出?
 屠 岸 贾:(白)不曾搜出。
 程  婴:(白)孤儿在……
 屠 岸 贾:(白)啊!今在何出处?
 程  婴:(白)现在首阳山,公孙杵臼家中窝藏。
 屠 岸 贾:(白)来。去到首阳山,将公孙杵臼抓来见我。他隐藏孤儿不报,你是怎么知道?
 程  婴:(白)昔年我二人有八拜之交,只因他隐藏孤儿,是小人劝他献出,他是执意的不肯,小人本当不出首报告,怎奈大人有言在先,知情者不举,是罪加一等。因此小人特地前来禀明大人。
 屠 岸 贾:(白)嗯,你叫什么名字?
 程  婴:(白)小人叫程婴。
 屠 岸 贾:(白)程婴。
 程  婴:(白)有。
 屠 岸 贾:(白)起过一旁。嘟!胆大老狗,隐藏孤儿不报,你该当何罪呀?
 公孙杵臼:(白)大人呐!小人隐藏孤儿,是何人得见?
 屠 岸 贾:(白)你抬头观看,他叫程婴。
 公孙杵臼:(白)大人呐!那程婴与小人旧有仇恨,他是诬告小人。
 屠 岸 贾:(白)你待怎讲?
 公孙杵臼:(白)诬告小人。
 屠 岸 贾:(白)住口!

(二段)

 屠 岸 贾:[二黄散板]听一言来怒气生,
           骂声老狗不是人!
           隐藏孤儿你不报,
           论王法就该问斩刑!
 公孙杵臼:(白)大人!
      [二黄散板]白虎大堂一声禀,
           尊声大人听分明:
           程婴与我有仇恨,
           哪有孤儿献大人?
 屠 岸 贾:(白)呸!
      [二黄散板]骂声老狗太欺心,
           不动大刑难招承。
           人来与爷乱棍打,
 公孙杵臼:[二黄散板]纵然打死也难招承!
 屠 岸 贾:(白)啊!
      [二黄散板]回头便把程婴叫,
           我今赐你鞭一根。
           一边打来一边问,
           看他招承不招承?
 程  婴:[二黄导板]白虎大堂奉了命!
 屠 岸 贾:(白)与我打!
 程  婴:[二黄碰板]都只为、救孤儿、舍亲生、
           连累了、年迈苍苍受苦刑,眼见得两离分!
      [二黄原板]我与他人定巧计,
           到如今连累他受苦刑。
           手举皮鞭将你打,
      [二黄散板]你莫要胡言攀扯好人!

(三段)

 公孙杵臼:(白)好贼!
      [二黄散板]开言大骂小程婴,
           苦苦害我为何情?
           我今一死不要紧,
      (白)贼呀,贼!
      [二黄散板]我在阴曹地府要勾尔的魂!
 程  婴:[二黄散板]公孙杵臼不招承,
           首阳山前去搜寻。
 屠 岸 贾:(白)来,将老狗带上前去。打道首阳山。老狗!你说孤儿不在,你来看,这婴孩他是哪里来的?
 公孙杵臼:(白)好贼子!
      [二黄散板]骂声奸贼太狠心,
           苦害赵家为何情?
           拚着老命我把孤儿抢!
 屠 岸 贾:(白)嘿!嗯!
      [二黄散板]我一足踢在地埃尘!
           人来与爷上了捆。
 程  婴:[二黄散板]这是你飞蛾投火自烧身!
      (白)启大人,小人讨祭。
 屠 岸 贾:(白)你因何又讨祭?
 程  婴:(白)小人与他有八拜之交,如若不祭,旁人道我不仁不义了。
 屠 岸 贾:(白)好,我就容你一祭。
 程  婴:[二黄散板]虽然杯酒寻常饮,
           祭祭当年结拜情。

(四段)

 公孙杵臼:[二黄导板]一片好心反成恨,
      [二黄碰板]可怜我年迈人受了苦刑!
      [二黄原板]我与程婴把计定,
           我舍老命他舍亲生。
           纵然一死有何恨?
           搭救了忠良后代根。
           含悲忍泪法场进,
      [二黄散板]咬紧牙关等时辰。
 程  婴:[二黄散板]将身来在法场中,
           只见我儿与公孙兄。
 程  婴:(白)公孙兄!赵公子!你二人死在九泉休怨我程婴。
      [二黄碰板]躬身下拜把话论,
           眼望孤儿泪淋淋!
           法场上见的人都来叫骂,
           个个骂的是小程婴,
           是一个无义的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