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老黄请医》萧长华饰刘高手

《老黄请医》萧长华饰刘高手
老唱片唱词考订
连升三级

【1925年高亭唱片2面】

萧长华饰店家、吴堃芳饰王明芳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

  店 家:吵得慌,吵得慌!哎!别那么哼哼唧唧的啦!吵得一店里都睡不着,这是怎么了这是?
  王明芳:我是一个赶考的举子。
  店 家:念书的?我瞧瞧。就是这个?别招说了,你这不是挨骂嘛!
  王明芳:哎!这、这!你真乃是蠢牛木马,哎呀,圣人老师不要降罪于他,岂有此理,什么东西!
  店 家:得,得了!别这么说,你这里来,我告诉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王明芳:我啊?我是个下场的举子啊!
  店 家:真是个念书的吗?
  王明芳:本来不错。
  店 家:我可得考考你。
  王明芳:你要考我?
  店 家:你就知道念书,你知道念书的供的哪位主师?
  王明芳:供的是孔圣人。
  店 家:有的!真叫你蒙着了。
  王明芳:什么叫蒙啊?
  店 家:你可知道孔圣人有多少徒弟子?多少大贤人?
  王明芳:三千徒弟子,七十二贤人。
  店 家:不错!这七十二贤人里头,有多少成了家的?多少没娶媳妇儿的呢?
  王明芳:哎呀,这倒不晓得。
  店 家:这就把你考住啦?
  王明芳:哦。
  店 家:我要说出来,叫你长长学问。
  王明芳:倒要领教。
  店 家:这七十二贤人里头,有三十个成了家的,有四十二个没娶媳妇的。
  王明芳:哦!哪几个成了家的呢?
  店 家:你可知“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呢?
  王明芳:何为“冠者”?
  店 家:成了家的就为“冠者”。
  王明芳:何为“童子”呢?
  店 家:没娶媳妇的就是“童子”,童男子嘛!
  王明芳:哦?哦哦哦哦!是!
  店 家:五六是三十不是?
  王明芳:哦!三十,不错!
  店 家:童子六七人,这六七是四十二不是?
  王明芳:哦!四十二,不错。
  店 家:这就是三十成了家的,四十二个没娶媳妇儿的,共凑一块儿,就是七十二大贤人嘛!
  王明芳:哦,是是是!
  店 家:我还得问你,孔夫子的门人多了,惟独这七十二位,要称贤人者何也呢?
  王明芳:唉!不知道。
  店 家:又把你考住了,我要是说出来叫你多知多懂。
  王明芳:又要领教。
  店 家:可知孔夫子带领七十二门人,周游列国绝粮于陈蔡,有这么回事儿没有?
  王明芳:不错,有的!
  店 家:困住了,里无粮草、外无救应,人在难处可就想起朋友来啦!
  王明芳:哦。
  店 家:卫国的,卫灵公手下有一位卫大人。
  王明芳:卫大人?
  店 家:啊,你知道是哪个卫大人,就是卫延嘛!
  王明芳:哦!魏延?哎呀呀!  店 家:他是哪里的人?
  王明芳:哪里人氏?
  店 家:天津卫的人。
  王明芳:天津卫的人氏?
  店 家:圣人跟他老人家是莫逆之交,就打算问魏延借粮。
  王明芳:哦。
  店 家:打发谁去呢?
  王明芳:哪一个去的?
  店 家:就打发门人子路去的。
  王明芳:哦,子路去了。
  店 家:子路杀出了重围,遘奔天津卫,面见魏大人,被陈遭困的情形,兼求借粮。

(二段)

  店 家:魏大人这么一听啊,可皱了眉啦,说:“子路你来的好不是时侯,这个粮呐,我倒是有,只皆因贫民过众,我将这所存的余粮都接济了贫民了,夫子之围无法可救,你回去吧!”子路这么一听可也皱了眉了:“我打老远来到这儿了,怎么好空空的回去,何颜见我师呢?”你猜怎么着,幸亏魏大人他是天津卫的人呐!
  王明芳:哦。  店 家:办过盐务,说:“我这个粮没有了,家里那个盐还多着呢,这么着吧,要不你就弄几包盐回去吧!”你瞧这个四书上,这会儿留下那么一句呀。
  王明芳:哪一句?
  店 家:“卫大人喂圣人之盐”嘛!
  王明芳:哎呀!
  店 家:那么着,就说这个子路呢,套了这么一辆马车,子路一个车就走了,带着盐走到半路上出了叉了,这个马呐,它是个课马,非但是课马,而且它身怀六甲,在半路上产生了个小马儿,这个大马也走不了了,子路着了急了,心想给它打一吗啡针吧,又使不得,往后这个马要是有了嗜好,得何人给它戒净呐,一堵气就把车给卸了,大马和小马都装在车子上,子路好勇,他自个儿拉车就回去了,圣人在那儿正在望着,老远就看着子路拉车回来了,圣人可就说了,“唉!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这种人没有什么出息,只好就是拉车吧!”那么子路见了圣人备述颠末,然后把盐呈上去了,圣人这么一瞧:“拧了!我叫你借粮去了,你怎么给借来盐了呢?”这就是这个借盐的出则,你知道不知道?
  王明芳:哎呀呀!
  店 家:往往下了戒严令,那就是军中缺粮了。
  王明芳:哎呀呀!
  店 家:那么圣人一想,没有法子,他既然借了盐了,只好就是吃盐吧,就命七十二门人呐,渴了喝凉水,饿了就吃盐,哎,也不过是苟延岁月而已,后来多亏楚国命老子带兵救危,这才把围给解了,圣人这儿的盐可也就吃完了,老子就问圣人,你在陈国绝粮以何糊口?圣人答曰:“幸蒙卫大人喂我之盐。”老子就问:“你吃了多少盐?”圣人答曰:“未计其数。”老子赶紧的就把算盘拿过来了,从头至尾这么一算,不多不少,整整的算了五千盐,你可知呀,那道德五千言可就应在这儿了。
  王明芳:哦。
  店 家:圣人这么一想,说我在陈国绝粮七天,众门人跟我吃了五千盐,心里这么一赞叹,说:“唉!从我者七十二门人可称贤人也!”他是吃盐吃的,故此称为咸人,你知道什么呀倒是!
  王明芳:哎呀呀,好极、妙极,可恶之极!你与我请便吧!
  店 家:得了,你就睡吧,没想说了这么些个话,须得保养保养,伙计们!给我熬四两人参汤,补补中气吧。
  王明芳:哎呀呀还要吃什么人参汤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