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董俊峰

董俊峰
老唱片唱词考订
忠孝全

【1932年胜利唱片2面】

董俊峰饰王振 、王华甫饰安泰 、孟润泉饰秦洪/秦季龙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头段是这出戏的头一场,也是最热闹的部分,全凭丑角演员的表演,来吸引观众,“散板”部分在以前是唱导板原板,清宫里的藏本还是按原板记载,为的是给小生留出扎靠的时间。不知从谁那里改唱慢散板,腔儿基本上没变,就是唱散了。二段是这出戏的最后一场,为的是听花脸的京白,只要是干净利落,口齿清晰,一般都能要下好儿来。)

(头段)

安 泰:(白)千岁爷命我唱歌,急忙答应,
    (唱)我唱了一回得胜的歌!
    [数板]两国不和动干戈,一来一往走几合。
       他那里打马把山坡下,我这里打马就上山坡。
    [数板]我这里手使金枪忙刺过,他那里凤凰点头是烂哆嗦;
       他那里手使大刀朝下砍,我这里,我这里乌龟缩头是脱也脱不脱。
    [数板]哎呦呵,了不得,一刀砍了我的后脑壳。
       前头摸,后头摸,怀里掏出包刀疮药。
       前头上了七八把,后头上了半包多。
       满营将官齐喝彩,说“好”!
王 振:(白)好什么呀?
安 泰:(唱)好糟的脖子可掉了脑袋壳了。
王 振:(白)竟讲些不吉祥,哄出去吧!
安 泰:(白)怎么着不用我呀?提起投军实可怜,典了房子卖了田。只有来的路费,没有回去的盘缠钱。不用我,不用我不成啊![哭介]
王 振:(白)这小子是吃赖粮的,告诉他咱们爷们儿用了他了,赏他一名火头军。
安 泰:有刀有杓我就做起活来。
王 振:(白)众将进帐。
(众):(白)参见元帅。
王 振:(白)站立两厢,听我一令!
    [西皮散板]个个上前且莫要后退,
         鞍前马后要紧紧地相随。
         任他的兵和将就犹如潮水,
         奋勇当先闯贼的重围。
         但愿得此一去把贼兵扫退,
         旗开得胜转回归。

(二段)

王 振:(白)圣旨下跪呀。
秦 洪:(白)万岁!
王 振:(白)听宣读诏曰:今有秦洪解粮来迟,理应斩首,念他义子季龙,征战金鳌有功,着免其死罪,封为养老太师之职;秦季龙征战金鳌可算一忠,法场救父可算一孝,真乃是忠孝双全,圣上见喜,封为“忠孝王”;秦季龙之妻蓝氏,封为诰命的夫人;长子宝宝恩赐状元;次子玉姐封为郡主,余者满门俱有封赠,准其回家祭祖,是绕道还乡,小路而回,修开丈二,大路而回修开八尺,水路而回恩赐四十八号采莲船,钦赐上方宝剑,文武百官,相送百里之外,如有一名不到准其照剑施行,意旨读罢,望诏谢恩呐!
秦 洪:(白)万岁,万万岁!多蒙千岁提拔!
王 振:(白)何言“提拔”二字,想老太师身犯死罪,就有这个样的好儿子,前来搭救于你。想咱家身入帝王边,如羊伴虎眠,一朝龙颜怒,谁来搭救咱呐?
秦 洪:(白)千岁若不弃嫌,就将秦季龙认在千岁台前,以做螟蛉义子,不知千岁意下如何?
王 振:(白)哪哪使得,不敢当!
秦 洪:(白)我儿拜过呀。
王 振:(白)哈…孩子们,将金银豆量十斗八斗与忠孝王,作个拜见礼吧。
秦 洪:(白)当面谢过。
王 振:(白)老太师你我得重新见个礼,你我是亲家了。但不知老太师你几时起程?
秦 洪:(白)即刻起程。
王 振:(白)孩子们带马。
秦 洪:(白)告辞了。
王 振:(白)季龙,我且问你,前边走的是谁?
秦季龙:乃是恩父。
王 振:(白)咱家我呢?
秦季龙:是干父。
王 振:(白)哎呦哎呦,我的干儿子,此番还乡无人犯在你手还则便罢,若有人犯在你手,当饶就把他们饶了。唉呀!说什么当饶则饶。想你父乃是养老太师,咱家又是你的干父,又是兵马大元帅,无人犯在你手还则便罢,若有人犯在你手,你就照剑施行,孩儿啊,去你得!
秦季龙:(白)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