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
图标

徐兰沅

徐兰沅
老唱片唱词考订
玉堂春

【1935年百代唱片6面】

梅兰芳饰苏三 、律佩芳饰王金龙 、鲍吉祥饰刘秉义 、徐兰沅京胡 、任莘寿京二胡 、杭子和司鼓

唱片下载1 唱片下载2 唱片下载3 唱片下载4 唱片下载5 唱片下载6 

(头段)

 苏 三:(白)苦啊!喂呀!
     [西皮散板]来在都察院,
          举目朝上观:
          两旁的刽子手,
          吓得我胆战心又寒。
          苏三此去好有一比,
          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啊!崇爹爹呀!

(二段)

     [西皮导板]玉堂春跪至在都察院!
 王金龙:(白)呃!状纸写的是“苏三”,口称“玉堂春”,定是一刁妇!
 门 子:(白)请大人用刑!
 刘秉义:(白)来,看拶!
 苏 三:[西皮散板]啊!
     [回  龙]大人呐!
 刘秉义:(白)脸朝外跪!玉堂春三字何人命你取的名字?
 苏 三:[西皮慢板]玉堂春本是公子他取的名。

(三段)

 刘秉义:(白)鸨儿卖你多大年纪?
 苏 三:[西皮慢板]鸨儿卖奴七岁整!
 刘秉义:(白)你在院中住了几载?
 苏 三:[西皮慢板]在院中住了整九春。

(四段)

 刘秉义:(白)七九一十六岁,可以开得怀了。头一次开怀是哪一个?
 苏 三:[西皮慢板]十六岁开怀……
 刘秉义:(白)是哪一个?
 苏 三:[西皮慢板]是那王……
 刘秉义:(白)王什么?
 苏 三:[西皮慢板]啊!
 刘秉义:(白)王什么?
 苏 三:[西皮慢板]王公子!
 刘秉义:(白)原来是个姓王的。他是什等样人?
 苏 三:[西皮慢板]他本是吏部堂上的三舍人。
 王金龙:(白)住了!本院问你谋死亲夫一案,谁问你那院中苟且之事?
 刘秉义:(白)啊,二位大人!谋死亲夫一案也要审,院中苟且之事也要问。
 王金龙:(白)如此,审呐?
 刘秉义:(白)审呐!
 王金龙:(白)问呐?
 刘秉义:(白)问呐!
 王金龙:(白)啊?
 王、刘:(笑)啊哈哈哈哈!
 刘秉义:(白)讲!
 苏 三:[西皮原板]初见面银子三百两,
          吃一杯香茶就动身。

(五段)

 苏 三:[西皮流水]在洪洞县住了一年整,
          皮氏贱人起毒心。
          一碗药面付奴手,
          奴回手付与了沈官人。
          官人不解其中的意,
          他吃了一口哼一声。
          昏昏沉沉倒在地,
          七孔流血了他就命归阴。
 刘秉义:(白)人命关天,就罢了不成?
 苏 三:[西皮流水]皮氏一见冲冲怒,
          她道奴谋死亲夫君。
          高叫乡约和地保,
          拉拉扯扯就到公庭。
 刘秉义:(白)头堂官司?
 苏 三:[西皮流水]头堂官司问得好。
 刘秉义:(白)二堂呢?
 苏 三:[西皮流水]二堂官司就变了心。
 刘秉义:(白)王知县受贿多少?
 苏 三:[西皮摇板]洪洞县受赃银一千两。
 刘秉义:(白)合衙呢?
 苏 三:[西皮流水]合衙分散有八百银。
 刘秉义:(白)你可曾招认?
 苏 三:[西皮流水]上堂来先打四十板。
 刘秉义:(白)不该招认!
 苏 三:[西皮流水]皮鞭打断了数十根。
 刘秉义:(白)也不该招认。
 苏 三:[西皮流水]犯奴本当不招认,
          无情的拶子我就难受刑。
 刘秉义:(白)在监中住了几载?
 苏 三:[西皮流水]在监中住了一年整。
 刘秉义:(白)可有人探望于你?
 苏 三:[西皮流水]并无一人来看望奴的身。
 刘秉义:(白)王八鸨儿呢?
 苏 三:[西皮摇板]她不来看!
 刘秉义:(白)知心的人儿呢?
 苏 三:[西皮摇板]知心也不知情。
 刘秉义:(白)王公子也该探望于你!
 苏 三:[西皮快板]王公子一家多和顺,
          他与我露水的夫妻就有什么情?
 刘秉义:(白)如今公子在你可认的他?
 苏 三:[西皮流水]眼前若有王公子,
          脱骨换胎我也认得清。
 刘秉义:(白)你认得他,他不一定认你,也是枉然。
 苏 三:[西皮散板]眼前若有公子在,
          纵死黄泉也甘心。

(六段)

 苏 三:[西皮二六]这堂官司未动刑,
          玉堂春这里我就放了宽心。
          出得察院回头看,
     [西皮快板]这大人好似王金龙。
     [西皮摇板]是公子就该将奴来认,
     [西皮快板]王法条条不容情。
          上前去说句知心的话,
          看他知情就不知情?
     [西皮摇板]玉堂春好比花中蕊!
 王金龙:(白)你把王公子他比作何来?
 苏 三:(白)大人呐!
     [西皮快板]王公子好比采花蜂。
          想当初花开多茂盛,
          他好比那蜜蜂儿飞来飞去采花心。
          如今不见公子面,我那三……
 王金龙:(白)三什么?
 苏 三:(白)郎啊!
     [西皮摇板]花谢时怎不见那蜜蜂儿行。
 王金龙:(白)出院去吧。
 苏 三:[西皮散板]悲悲切切出察院,
          我看他把我怎样施行。